-

泡制淫娃

泡制淫娃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部 诱惑与征服

  婚后由于工作轻松,我玩起了「魔兽」这个吸金游戏。这个游戏里有很多投入大笔RMB的玩家,我家庭也算比较富裕,所以在游戏里花了不少钱,建立了一个帮会,招了一些玩家,当然女玩家也是不少的。其中有两个女的——小小和妲己比较活跃。我是老大嘛,这两个女人自然归我私有了,一个小老婆,一个小情人。大方的我时不时的送些装备啊,钱啊给她们,她们也就特别喜欢粘着我。

  由于小小是住校的,而妲己的家在本地,晚上是回家去的,所以我常常和小情人妲己半夜还一起游戏,小小这个美女大学生心里比较吃味,她们学校晚上一定要熄灯的,没办法陪着我,因此白天的时候一看不到我就M我,问我在哪里,在做什么。熟悉后视频了几次,那两丫头清纯的样子弄的我经常欲火焚身、五指飞扬啊。几乎每次和老婆造爱时,我都幻想着身下压着的是小小、妲己,老婆也夸我越来越勇猛,越来越持久,花样百出,异常满足。

  几个月后,机会终于来了,在我日夜操劳、辛勤耕耘下,家中娇妻怀孕,去了老家。平时「遵法守纪」的帅哥我解放了。那天是周末,阳光普照,凉风徐徐,小小照常粘着我游戏,我有想法了:择时不如撞日,天赐良机啊。就对小小说:「老婆,今天晚上难得你休息,我也空,要么我们一起去网吧,你陪我好好玩个通宵,我带你一个人去砍BOSS吧。」

  小小听了非常开心,终于可以甩开小情人这个电灯泡了,可以单独霸占着我,一个晚上的游戏时间啊,反正学校里无聊透顶。于是马上同意了,约了个地点,让我开摩托车去接她。

  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夹着膨胀,高翘的老二,下午五点来钟,我飞车飙向地点,座下的二轮摩托也好像知道邪恶的主人晚上能觅食到一位大学生而兴奋地发出「轰轰」的呻吟。

  到了地方,我远远的看到一个俏丽的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乌黑靓丽的长发顺滑的贴在两边,微风下徐徐飘扬;一双很大很媚、水盈盈的眼睛好像会说话般忽闪忽闪地眨着,眼角微微上挑,偶尔还躲闪下,像是害羞,也像是诱惑;饱满淡红的双唇,带着浅浅怯怯的笑意;一身V心领的连衣裙是如此的贴身整齐,完美地包裹着胸前挺拔的乳房,就像是绿叶在衬托着红花。

  这就是那个在网络上与我唧唧我我,无话不谈,有时热辣的让我欲火焚身,手淫自摸的大学生老婆吗?我还真做梦也没想过这么快能见到她,而且现实中的她是如此的清纯、迷人,与网络中相比是如此的真实。现在,她就站在我面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看着她那副楚楚含羞的样子,不禁想起和她在网络上的那些或温存或热辣的对话,渐渐感觉脸上开始发热,呼吸心跳变的急促起来,胯下的肉棒更加雄伟,顶起一个大大的帐篷。我的目光不再满足于欣赏她娇艳的容颜,开始顺着她那紧张以致微红的脸像雷达一样慢慢的向下扫去,仿佛是在研究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她穿着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露出一段白皙晶莹的颈,坚挺的酥胸,美丽而翘立的丰臀,修长笔直的腿……最后我火辣的视线停留在她那对芳香、饱满的圣女峰上,整个人发起呆来。这就是我「老婆」,我晚上的猎物?我心跳得很厉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边上一辆小车的喇叭声惊醒了傻傻的我,我笑了,很开心地笑了,今天看来有美食享用了,和家中女人相比,这可是靓妹啊,大学生靓妹啊,我开始期待夜晚早些来临。

  「老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装出绅士的SB样,掩盖了内心的龌龊欲火,别一下子把人吓走了。

  「谁是你老婆哦,那是假的。」

  她害羞的娇嗔道,声音很脆,很甜,像只黄鹂鸟。

  「嘿嘿……嘿嘿,都叫了这么多次了呢,还说不是啊。」

  我更开心了,傻笑起来,小红帽,我喜欢!我要做只大野狼,哈哈。「走,走,我们先去吃饭,再去网吧。」

  我忍,我忍忍忍,忍到晚上就能享用小红帽了。

  我领着不知世间人心险恶的娇嫩美女大学生找了个饭店,吃了点菜,喝了瓶青岛纯生,再憋着如火的欲望,去网吧呆到了21点多。

  「老婆,我顶不住了,昨天玩到半夜,今天好累啊,要不去我家,电脑给你玩,我困一会?」

  我挥舞着恶魔的翅膀装成可怜兮兮地说道。

  小小看了看我,想说不去,可能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婉转地说:「这么早啊,你不是说陪我玩一个晚上的嘛。」

  是陪你玩一个晚上啊,还想玩你一个晚上呢,嘿嘿,我在心里唧咕着。嘴里却说:「没问题啊,我靠一会就好,就半小时,一小时的。马上起来的呀,反正我家里电脑速度也快。大靠椅玩的满舒服的。」

  然后又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吧……那走吧,电脑归我玩哦。」

  小小终于无奈地答应了,还特意叮嘱了下。

  「没问题,老婆大人,您说了算。呵呵,你让我向东,俺不会向西!」

  我卑微地讨好她。小心肝咚咚咚地跳着,「耶」,第一步成功了!我突然抖了下身体,那是兴奋的感觉,全身毛孔像是和女人激烈抽插高潮后那般,全部舒展开来,心情更像是炎炎夏日里吃下了冰激凌那样凉爽舒泰。

  步出网吧,我带着她往我家里走,路上,踩着两人的倒影,我忍不住拉了她的小手。小小挣扎了下,甩甩手,没甩开边上兴奋又有点紧张的我,也许是环境的暧昧感染了她,她想想也就随我了。各怀心事的男女就这样在月光下静静地走着,谁都没说话,气氛却越来越暧昧。

  「你的手怎么这么湿啊。」

  突然,她开口打破静默,犹如一个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湖水里。

  「你这么漂亮,我看到你紧张啊。」

  我偷笑了,她拧拧嘴也笑了,或许有男人这样恭维般的对她,她很快乐。

  到了家门口,我打开了门。屋里没开灯,暗暗的,只有窗口透进来的一线皎洁月光隐约给人看到朦胧的身影。安全了,我猛地推了她一把,把她压到门后的墙上,低头狼吻了过去。身边这个美娇娘让我憋了整天,全身能硬的地方多快忍的要爆炸了,先取点利息。贴着她的脸时,我看见她汪汪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整个娇躯一动不动地傻掉了……

  吻着美丽的女大学生柔软湿润的诱人香唇,吸了几口她那甘香的口水,大舌顶了进去。整个人多懵了的女人微微地张着樱桃小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些得意,不客气的吸吮她羞答答的娇滑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小小娇躯连颤,瑶鼻轻哼,水汪汪的大眼睛也闭了起来。湿吻了半晌,我觉得有点不过瘾了,悄悄地把扶着她柳腰的右手绕到胸前搭上了她的左乳,C罩杯的乳鸽不是很大,刚好一手盖住,手心能感受到玉峰的坚挺和翘立。小小全身一颤,清醒了过来,双手用力推开了我。

  「老婆,对不起,对不起,你太漂亮了,让我昏头了。」

  汗,亏大了,我知道我的猴急让她感觉到了不安。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赶快补救。

  「你讨厌!」

  小小蹬蹬脚,娇嗔道。红得跟苹果似的脸,在模糊的门后都能透出热量。「我先说啊,老婆,这是你的错,谁让你长的这么漂亮,是男人都会犯错的。」

  我无耻地恶人先告状。

  「坏蛋,快开灯啦。」

  小小轻轻的捶了下我。

  「嘿嘿」我憨厚的笑笑,顺手打开了灯。扯了几句后,小小双颊的红晕终于开始退去。

  看到小小恢复了平静,我又开始调戏了,装做一副顺手的样子没经过她同意就环住她的纤腰往房间里走去。

  「坏蛋,你做什么……」

  小小娇躯一震。

  做什么?让你习惯被男人玩啊,呵呵。我内心偷偷笑着。「带你去电脑那边啦,难道你要自己找?呵呵……」

  我说着让她无法拒绝的回答。不急不急,长夜漫漫,她已是一块在砧板上的肥肉了,哈哈……三下两下打开电脑,登陆游戏后,我把位置让给了小小,自己贴着她站着。

  一股股少女体香冲击着我的鼻孔,我陶醉了,被刺激得微微通红的色眼越过她白皙颈项,落到了她的胸口。V心领的连衣裙口由于她双手在游戏,时而打开,时而合上,一道浅浅的乳沟映入我的眼帘,耸起的乳峰上戴着的应该是淑女型白色奶罩,只露出一小团乳肉,有点保守。

  我凝视着这对被紧密保护着的乳房,感觉到自己的眼神开始变的愈加贪婪,想象着奶罩下一双玉桃般娇滴滴、水滑滑的雪乳:柔和的香峰线条,洁白的肤色,光滑细嫩的肌肤一定闪耀着白莹莹的光泽,尖尖的乳头想必微微的向上翘起,乳尖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必然犹如漫天白雪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想象把它们握在手中的感觉,我除了一处地方坚硬如铁,其他地方多软了。呼吸也如同正在铸铁的风箱发出急促、粗野的声响,全身散发出大量的热能,假如现在拿支体温计来测量的话也许达到40多°吧。

  或许是感觉到背后男人的热度,也许是男人的呼吸不断刺激到她嫩嫩的玉颈,也或许沉默的环境太暧昧迷幻,小小有点不安了,双颊与耳垂如滴血般渐渐通红起来,双手出现了丝丝颤抖,游戏操作也开始出现失误。一不小心,游戏中的角色被BOSS「玷污」——挂了。

  「你不是困了嘛,怎么不去睡觉呀?」

  小小转过头,轻启艳丽的樱唇问,声音有点颤。她的视野中,边上男人如同一只饥饿了百年千年的草原野狼,而自己就是那美味的绵羊。

  而我感觉耳朵失聪了一样,什么都没听见,视线勾勾地盯着面前那娇嫩美女的香唇:一张一合,一张一合……弯腰、低头、张嘴,用手捧着小小的脸,我又吻了上去。

  「唔……唔……不要!……唔……坏蛋……啊……你……啊……唔……」

  这回美女大学生有点反应了,断断续续地哼着外国语(反正我没听懂)微微挣扎。

  「咬」了会,觉得这样的姿势有点累与不便,我放开了双手,站了起来,感觉到小小也松了口气,微微张着嘴大口的呼吸。不料,我把她拉离了座位,自己坐下去,然后拉她坐到我大腿上。

  此时小小的娇颜滚烫红艳,樱桃小嘴略微红肿,水汪汪的大眼睛比初见时显得更加诱人、迷离。她坐在我大腿上直欲起身,不安地扭来扭去,使得翘立的丰臀分外刺激色男的阳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