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痞子道爷

作者:烈烈风中

 

 

第一卷

 

 

第01章 扰了道爷的兴致

  现代都市北平三环外一栋老式的四合院里,一对赤身裸露的男女正躺在一张“吱呀···吱呀”快要散架的铁做着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嗯···好哥哥”薄薄的被子下,一双丰盈的,裸露在外一截,伴随着某种动作这双前后的移动着。女子双眼迷离,一张俏脸上满是潮红,胸前汹涌的波涛此时正伴随着有节奏的动作,划着波浪。一双的藕臂紧紧缠着男子的脖子,女子轻咬着朱唇,就仿佛那渴望甘露的鸟儿,不时还会发出舒畅的声。

  “嗡····嗡”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本来正抱着美人努力奋战的李胜突然被这电话打断了最后发力的兴致,心里不免有些气愤,叫骂了一声伸手抓起床边的电话。

  “姓陈的,你那三千块上月道爷我不是还给你了吗?又打电话来扰道爷我兴致干什么?”

  单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大葱味判断,李胜甚至连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又是陈坤那个混蛋打来的。

  “我靠,姓李的牛鼻子,上个月骗了老子的古玉不说,你丫的现在还恶人先告状?好···好···好,枉费兄弟我有宝贝第一个想起你。”

  电话那头陈坤,说话的语气就仿佛窦娥那样的冤屈。仿佛倾尽五湖四海都抱怨不完。

  李胜对于陈坤说的话,九成都认为是“放屁”唯独他说到宝贝两个字的时候,本来还抱着美女把玩着波涛的李胜一下坐了起来。确实对于李胜这个菜鸟修道者来说如果能得到一件好法宝那自己的实力有可能是提升几个层次,而不是现在这样只是个《引气初期》的小喽啰。要说起李胜这修道,完全是一个错误的巧合,如果不是他去好心施舍,那要饭的老头一瓶水老头也不会认准李胜,非要感谢李胜,说要教他法术,可是不想李胜这本来温饱都成问题的倒霉鬼,在和老头混了一个星期以后老头居然莫名其妙的挂了。本想着就这么结束了,却不想自己每月梦中居然都能梦到那个挂了的老头。自从后来在梦中遇见那老头以后,李胜才知道自己这是被人盯上了,被这老头用计策给骗了。

  要说李胜这家底太薄一直也没遇到什么好的宝贝,倒是在梦中听老头子讲过的一些关于轩辕坟的事情只是碍于自己现在修为太低,没办法去寻找那个轩辕坟,现在听到陈坤说宝贝二字。

  李胜眼睛里猛然精光大作:“到底什么宝贝?”

  要是换作以前,对于陈坤的那些破铜烂铁李胜连听都懒得听。不过自从上个月从陈坤那里得到了那块附有法力波动的古玉之后,李胜突然发觉某个无良的古董奸商还是有些潜力可挖滴。

  “我要能认出是什么宝贝来,还找你丫的干嘛!”

  陈坤显然余怒未消,隔着电话老远就气呼呼地骂道。

  “行了,别废话了!说地方,哥哥我马上赶过去!”

  李胜心里明白,现在可不是跟陈坤斗气的时候,急忙问道。

  “豹豪,就三里屯头上那个!”

  提到见面的地方,电话那头的陈坤忽然牛气哄哄的说道。

  “我靠,豹豪?你丫的发财了?”

  可惜还没等李胜话说出口,陈坤已经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北平三里屯街“豹豪”酒吧是这一代消费一流服务一流奢华一流的娱乐之地,此时正是夜晚10点左右,酒吧内劲爆的音乐声完全盖住了一切,身穿黑色衬衫的李胜正坐在酒吧角落里看着舞池中那些奔放的女孩扭动着腰肢。

  如果说平时,在这种环境自己早就上去娱乐一番去了,可是今天非往日,如果不是陈坤那小子说有宝贝自己怎么会抛下刚弄的妹子,来这里干坐。

  抬手看了看手表这都快11点了,人居然还没来,舞池里音乐慢慢的停了下来,灯光也恢复了正常,本来四处张望的李胜视线突然定在了一对年轻男女身上。

  “陈坤,你个王八蛋,让我在这等半天不见你人影,原来你早就来了还在舞池里泡妹子。”

  一股无名业火突然生了起来。

  “嗡···嗡”电话突然想了起来,见到电话上的人名李胜急忙按了接通键,尽量压住心中的怒火“陈坤你小子向后看。”

  本来陈坤还在四处张望寻找着李胜,听到电话后陈坤抱着怀里的美女转过身看来,只见不远处,李胜正坐在角落看着自己。

  “我靠胜子你小子还挺准时的,这位是小薇我新女朋友”陈坤完全没去注意李胜此时那愤怒的目光。

  李胜对着陈坤身旁的那叫小薇的女孩淡淡一笑,转过头又看向陈坤问道:“人来了吗?东西拿?”

  李胜完全没有心思去跟陈坤说别的,他现在关心的是晚上陈坤所说的那件宝贝,对于鉴宝李胜可是独有一套,自从十年前在梦中和那个老头子修道至今李胜已经入道十年虽说只是个小人物,但是鉴宝观物,那可是有一套的。

  “人马上就到,东西在那人手上,不过这次咱们可要先说明白了,一会儿记得帮我好好看看,至于价格,你丫有数的!”

  陈坤的意思李胜自然明白,无非就是物件是真的,让自己拼命贬低东西的价值罢了。当年李胜修道初期,一穷二白的时候,倒是没少跟陈坤合伙这么干,坑人钱财。

  “丫的不必多说,哥哥心里明白,不过这次的分账可是要提高点喽。”

  李胜看着陈坤邪邪一笑说道。

  本来还面带笑容一会准备好好吭一把的陈坤,突然脸色一沉,仿佛霜打了的茄子。完全变了个表情。

  对于李胜陈坤可是最清楚不过,自己开个古董店这些年也赚点钱,只是每次让李胜这小子看东西都是他拿大的自己拿小的,虽然哥们6年了可是这次自己一定要搬回一局,让自己心里平衡。

  李胜双目紧盯着陈坤,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待宰的肥羊,看着李胜不说话,那表情仿佛自己就是那案板上的鱼肉,陈坤转过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胜,那坚毅的目光就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咬了咬牙吞吐说道:“丫的这次怎么样都要55分成。”

  “55分成···你丫的可想好了,哥哥我到是没什么,不过你那新女朋友要是让给我的话,哥哥可以让你46分成,怎么样?”

  李胜话锋一转,脸上带着那人畜无害的微笑小声的对陈坤说道。

  “我说胜子你小子可别太缺德,兄弟你要什么都行,就是这妞今天你可别打主意,我可是泡了3天才到手的你要是来敲竹杠我可跟你急。”

  李胜脸上浮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着陈坤那有些发怒的样子什么都没说。

  李胜目光在陈坤身旁那女子身上撇了一眼,倒是姿色没得说,丰胸翘,脸蛋也是相当的美,一身火辣的超短裙下丰盈的裸露在外,不禁让男人心动不以。整个人可以说是上等货色,只是见她眉宇之间那股骚浪劲就知道此女一定非善类,陈坤这小子要是想尝一下这美味估计很容易被榨干。

  这还不是重点,关键是这小妞怎么瞅着都不太对劲儿,眼神总是时不时地瞄下坐在吧台侧一张桌子前3名身材彪悍的大汉,分明是有什么猫腻。陈坤看不出,李胜却是瞧出了其中的端倪,他也不点破,是狐狸总会露出马脚的,看看这小妞要干什么。

  “好我不抢,但是你可要小心别被你的妞给强了,那时候你在找哥哥,哥哥可不帮你了。”

  李胜懒洋洋的一笑,双手横搭在皮质沙发上,很有一出大哥的派头。

  “切,等着看吧”陈坤轻蔑的撇了李胜一眼,端起杯子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坤哥你好我是王鹏,徐子介绍过来的。”

  陈坤正准备端杯喝酒却被男子突然出现给打断了,只见眼前这男子一身休闲打扮,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倒是有着一股书生气息,判定这就是今晚的大鱼,陈坤急忙站起身一脸微笑的伸出手说道:“坐坐快坐,徐子也跟我提过你,这位是李胜最近北平名头很响的鉴宝大师。”

  陈坤指了指李胜。

  “至于这位就是徐子口中前清王爷的后裔,王鹏兄弟,”

  陈坤拉过王鹏坐在身边,看了一眼李胜,殷切的拿来红酒给王鹏到上。

  前清王爷后裔,要说当年清朝覆灭确实有不少好东西流传出来,如果这家伙真是前清后裔的话,那说不定有几件好宝贝。

  “王兄弟,你好。”

  看在宝贝的面子上,李胜站起身主动跟王鹏握了握手。

  “王老弟,李大师的眼劲比我可要厉害多了。怎么样,那件宝贝拿出来让李大师帮忙给掌掌眼吧?”

  三个人刚刚坐定,陈坤便满眼放光的说道。

  听到陈坤的话,王鹏微微一笑。下一刻,一个黑木小匣被王鹏轻轻放在了水晶酒桌上,“这宝贝是我太爷爷当初从皇宫稍出来的。要不是最近我手头有些拮据,陈哥又不是外人,我还真舍不得拿出来。”

  说话间王鹏伸手慢慢的打开箱子,看了看陈坤和李胜说道:“二位大哥这东西可是宝贝,你们靠近点,别太张扬。”

  李胜倒是不怎么在意,这十年来唯一在陈坤那弄到的好东西就是一块千年的古玉,别的都是一般货色,对于现代这个社会来说,要想要真东西好东西,那都要花大笔价钱去淘,就凭李胜现在这点家底,买个碴子都困难。

  “请看。”

  王鹏小心翼翼的打开黑木匣子,一道柔和的绿光顿时破匣而出。一柄大约一掌大三指宽通体晶莹剔透的玉如意安静的躺在暗红色的丝绸布上,这玉如意翠绿欲滴散发着一股淡淡柔和的绿光,只是这绿光之中却有一点红光。红光妖艳无比,似乎能射入人的灵魂深处。李胜漫不经心的在手里把玩了这柄玉如意一阵,见那红光正是玉如意顶端的一块红血石。倒是有几分价值,李胜翻看了几下随后却猛然将小玉如意扔回了黑木匣子里。

  “小心啊,这可是我家祖传下来的宝贝!”

  下一刻,就听王鹏惨叫一声,几乎抢心头肉一般一把将那黑木小匣抢到了怀里。

  “李胜,这宝贝到底怎么样?不错吧?”

  陈坤脸上挂着淡淡微笑。

  “玉是好玉,陕西蓝田玉暖雾生烟。血也是好血,正宗的鸽子血。只是这东西的年头嘛……”

  说到这里,李胜故意拖了句长音,“最多也就三百个年头而已。难道皇宫里当年放的就是这些破烂?”